风中的狗尾草

狗尾草

狗尾巴草,随风摇。春发芽,春长高;夏发芽,夏长高;秋发芽,秋长高;冬枯槁,野火烧。年年岁岁乐逍遥!

这是我在很早以前为自己写下的顺口溜风格的座右铭,并希望自己能像狗尾草一样的淳朴、乐观、坚韧。

其实狗尾草不过是一种极为普通的杂草,它们的茎叶并不出众,而花朵也小到几乎让你觉察不到,更不会结出可口的果实。无论春夏秋冬四季,在农村的田间地头、路边水畔、荒山野地,都可以看到这种草的存在;我还从电视上看到在非洲的大草原上,也生长着大片的狗尾草;而在我老家邻居的瓦屋顶上,每年都会长出一丛狗尾草。年复一年,这些狗尾草都重复着发芽、长高、抽穗、结籽和枯黄的过程,有时还会被牲畜吃掉,被人拔掉或割掉。而在冬季,一次野火或一场大雪就会使它们销声匿迹。这一切看来只是单调的重复,但却换来了被狗尾草涂抹成绿色的生机盎然的田野。只要有一点的风,它们便把穗子来回摇个不停,那样子就像一个纯真的小孩子,只要一点点的乐事就能让他欢欣雀跃。

在我关于童年的记忆中,到处都有着狗尾草的痕迹。那时的我是一个野孩子,而狗尾草的草丛似乎正是我的快乐栖居的地方。每到下午放学或周末,我便赶着自己家里的几只山羊,和几个伙伴到河滩去放羊。在田野上有太多的乐趣,我们可以一起追逐嬉戏,采摘蘑菇和野果子,掏鸟窝,捉知了、螃蟹、虾米或鱼儿。无论我们在那里玩耍,都有狗尾草在身旁摇曳着。但我们对它们却并不太在意,只是有时会信手抽出它们的草穗,把它捻在手里或含在嘴里,并轻轻地挥舞着。有时我们会在草丛中捉蚂蚱,并用狗尾草的草梗把从脖颈处把它们穿成串,拿回家喂养我们捉到的雀鸟。或者有时候,我们用狗尾草的穗子编各种动物,或是噙在嘴里做一个滑稽的鬼脸。当然,有时还要随着大人在田地里使劲地把它们连根拔出,并扔在田埂上晾干。那时的生活虽然艰辛,但我却像狗尾草一样快乐地成长。

而今我早已大学毕业,并参加了工作,早已不是家乡田野上某棵快乐的狗尾草。这世界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而我的纯真似乎正在逐渐地耗散,快乐也在离我而去。蓦然回首时,发觉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所想的其实只是做一棵平凡且快乐的狗尾草,无论环境地好与坏,都会怀着一颗满足之心,努力地扎根生长,并尽情享受生活的快乐。而现在,我却有点懒惰与欲求不满,只会不断地抱怨与空想。该是觉醒的时候了,因为我永远都只该是一棵狗尾草,只有这样,才能找回我的纯真与快乐。

一切的改变应从现在做起。那么现在,如果有一点的风,我也将随风摇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