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科研真的好难

开在隆冬的花儿

今天收到《采矿与安全工程学报》编辑部的退稿通知,让我很受打击。这篇文章的名字是“覆岩移动的拱-梁组合结构模型”,是我经过长时间构思并很认真写出的一篇论文,本以为在这样的刊物上发表是没问题的,但却被退回了,并附了一张评审意见的扫描图片。审稿的专家倒是很认真,把评审意见表写得满满的。

对于专家的评审意见,有很多我是不赞同的,觉得对方有点过于强调个人认识而忽略我在文中的一些论述了。不过对方也指出了很多的事实,如我的论文中没有提供力学计算模型及相应的采场支架的受力计算。总之他最后的一句话我还是赞同的,即“由文章目前状态来看,尚不宜发表”。因为我所投递的文章的题目的确过大,有关这方面的论题的确应该审慎一点。

我现在真的感到很郁闷,从02年上硕士研究生到现在,无论是在岩层控制理论研究方面、还是在煤与瓦斯突出机理研究方面,自己还是有很多新的发现和认识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当别人一篇接着一篇很顺溜地发表论文时,自己的产量却这么低,甚至于有时候别人拿着我不愿发表的论文都能发表出去。要知道目前我们的奖金和职称评定等许多东西都是和论文挂钩的,而目前的这种状况让我觉得很是被动。

搞科研的确很难,通过这几年的科研工作实践还是让我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要想真的出点成果,你需要查阅无数的文献,看懂无数个繁琐的公式,还必须要做一些实验,积累足够多的现场实践经验,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要有无比的耐力和聪明的头脑。或许这些要求有点苛刻,但却的确是真正搞科研的人所应该具备的,而我一直的梦想正是通过努力后拥有这些东西,那时候或许自己就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了吧。但现在看来,实现这些真的很难很难。自己毕竟是凡夫俗子,对生活有太多的欲求,因此要想静下心来认真搞研究,也真的是难以做到。

不想对当前学术界的风气做过多的评论,因为好多东西都是制度使然,单个的个体只能去努力适应。大部分人也只是随大流而已,毕竟大家都要混口饭吃嘛。这些其实我都是了解的,只是自己总是玩不转这种规则,这大概反映我的处世方法的一些不足。自己总不愿去发一些没有含金量的文章,而真正高水平的文章自己一时又写不出来,其结果当然是很惨。不过这种情况必须要改变,现在我把希望又寄托在来年了,希望自己在下一年中,无论质量高低,一定要多发表几篇文章。要不然,自己还是回家种地算了!

到最后,很想再深沉地发一句感叹:搞科研真的好难!或许有的人会不以为然,但我就是觉得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