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科研,我要启程了!

到今天为止我的事业(如果能称得上的话)目标基本上算是确立了,那就是从事煤炭开采与安全方面的科研工作。我的心也慢慢地安静下来了。我想我应该把这个目标在这里向大家宣布,而不必藏着掖着不好意思说。那好吧,既然在这里都说了,那今后只有更加更加的努力了。

我是个幸运者,因为当我最终选择这一职业和目标时,我已经开始喜欢它了,并下了足够的决心要来做好它。我的本科、硕士和博士所学的专业都是采矿工程,之所以如此的高度一致并不是因为我自始至终都喜欢这个专业,而是因为我的惰性或稳定生活的要求。实际上,我曾经更喜欢钻研信息技术和文学方面的东西,并且曾多次尝试换一个专业。即便是现在,我也更喜欢看一些信息技术方面的新闻,并始终被该行业所散发出的创新精神激励着。可惜的是,在煤炭科研行业里面有着过多的传统,而固守传统造就出许多的狭隘与偏见,并滋生出让人愤怒或沮丧的学术腐败。可以想象,在这样的环境里做科研,肯定不会容易。但我所看到的是,这个行业急需要发展,而这正是我所能贡献的。虽然最终我可能无法成为什么学术大牛,但我仍然可以做一颗螺丝钉,牢牢地固定在需要我的位置上。

我是个不善交际的人,在为人处世上,恐怕永远都做不到“如鱼得水”这种境界。所幸的是我现在选择做科研,而不是做销售或政治什么的。不过我想在这方面我会不断进步的,同时也要形成我自己的处世方法,并让别人了解我,进而给予我认可或建议。尽管搞科研不像搞政治,但其实搞科研的人是有善恶之分的,科研成果也是有善恶之分的。那些靠学术腐败成名的人当然就不是什么善类了,而他们所伪造的学术成果当然也要仔细辨明真伪了。做科研其实也是在做人,而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要做一个清白的人,做一个明辨是非的人,做一个敢于坚持的人,做一个不被人利用的人。

相对于其他职业道路,做科研可能是最累了。因为科研成就的取得往往是在翻阅了无数的书籍,经过了无数个夜晚的冥想,在实验室熬过了无数的日夜后完成的。即便如此,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的,科研成就的取得还需要机遇和敏锐的观察力,有时候更需要优秀的组织能力。我不确信我具有这一切的特质,所幸的是我没有把已经失去的30年时光完全荒废掉——我已经为今后的科研工作打好了较好的基础。因此,只要我坚持努力,还是能看到收获的希望的。

专心与科研,并不意味着我要把自己变成只消耗水、空气和食物的机器,让自己的大脑成为固化了程序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只是对于我的性格来说,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很多事情要么做不了,要么做了也没有什么意义,而只能选择一条相对不易迷失的道路了。因此我应该警告自己,在工作之余,我还应该抽更多的时间来关照我们的社会,关照我的家庭,关照我的内心。

经过了工作后各种各样的磨砺,现在的我已经渐渐地失去了原来的锋锐。不过在今天,还是要用一句结尾带感叹号的话来激励一下自己:

“煤炭科研,我要启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