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cond Coming

我想说话,却又不知道和谁说,也不知道具体该说什么,更没有勇气去说。

这世界正变得越来越疯狂,就如同一个无法制动的旋转木马,它的本意给乘客持久的欢乐,但恐慌已经在一些人的心头扩散。

我说不清我还有没有什么希望。或许希望刚才还有,只是现在又毫无缘由地隐去了。

现在是最需要沉思的时候了,但我在沉思中睡着了。

恍惚中,似乎看到一个邪灵的形象正从地平线升起,正脚步沉重地向我们走来。

And what rough beast, its hour come round at last,
Slouches towards Bethlehem to be b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