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蒲公英

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
我几乎忘记了我最初的梦。
只记得那梦中有蒲公英,
那开着黄色花儿
在草地上嬉戏的蒲公英。
那时总有淡蓝色的天空
来见证着我们的纯真。

在吹散那朵朵的小伞前,
我从不许下什么愿望。
我只是用我的调皮
遣他们自由、轻快地飞。
我更无意于,
将他们流放到那少土的城市。
那时我们是快乐的,
不必去想田野以外的世界。

今天又见到蒲公英,
见到这匍匐在城市角落
无花无果的蒲公英。
似乎终于被告知
那长着蒲公英的童年,
已成了一个色彩斑斓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