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

西安——洛阳——重庆。

虽然只是空间的变化,但我却感觉自己仿佛在穿越时空。

在西安,经过我和爱人的努力,我们已经把家里弄得更适宜居住,也适宜工作(话说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宅在家里工作的)。室外的太阳虽然挺大,但家里还算阴凉,所以我可以专心地宅在家里工作、玩游戏。但在西安,我不幸地发现自己原来的生活节奏在这里比较难以适应,我也很难找到真正的朋友。于是在独处之时,总有无边的孤独将我淹没其中,让我觉得自己都不是一个正常人了。

于是等暑假一开始,我就回洛阳老家。从西安到洛阳,坐高铁只需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妈妈因为身体不大舒服,正在医院输液呢,于是我就直接去医院。在医院呆了三天,又在老家呆了一天,听妈妈、姐姐、哥哥以及同时住院的病友及家属说一些发生在各自周边的奇闻异事,感觉一切都这么熟悉,但又这么陌生。熟悉的是我能从他们的语言和行为较轻易地看出他们的性格和思维方式,我在别处可不具备这个能力,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我仍然和他们有着相似的性格和思维方式。陌生的是家乡有太多太多的让我应接不暇的新事物,包括婚丧嫁娶、生老病死、征地拆迁、孝敬父母、教育子女、发财致富、环境污染等等。当然,“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些在外面传的事情也多半不是好事情,让人听了总会深深地担忧,但也无可奈何。

洛阳已经被建成了一个美丽的城市,一个干净(灰尘还是有点大)、地面平坦、街道宽敞、消费水平低(收入水平也低)的城市,如果让我自由选择重庆、西安和洛阳中的一个城市作为长久居住地的话,我会选择洛阳,只是我现在还没有自由选择的能力。妈妈在家里过得并不是很好,但她又是如此地固执和节约,以致许多想为她尽的孝心都几乎成为徒劳。在洛阳的四天晚上几乎都没有睡好,因为我几乎已经养成了从凌晨睡觉的习惯,再加上还要照顾妈妈,没睡好就可想而知了。

然后我就坐火车回重庆了。之所以着急回来,是因为暑假期间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而在洛阳什么也做不了。17小时的火车,我几乎全部用来睡觉。终于还是回来了,有种全身放松的感觉。在这个假期剩下的时间里,有媳妇陪着,有朋友可以在一起聊天喝酒,又不用做家务,这几乎让我产生罪恶感了。

一切都好,只是这不停地穿越,让我的头脑有点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