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余生

终于,漫长的冬季过去了,笼罩大地的雾霾也消散了。这种春风拂面、阳光明媚的天气几乎已经持续两个星期了。走在街上,看到道路两边的花草树木已经开始发芽,从雾霾中解脱出来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表情,连菜市场也有各种新鲜的蔬菜陆续上市。我知道过不了多久,这城市中的春意将更重,各种的花也将陆续开放,而各种春装的路人也将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而在田野中,那些在冬季里呈深绿色的寂静的麦田现在应该更加青翠了,或许再过不了多久,就能看到被风吹过后起伏的麦浪。已经很久都没有在春季回老家了,许多关于春天的细节我都已记不清了。而那些关于在春天里的活动,比如播种、抽蒜苔、养蚕、挖野菜、捋榆钱或洋槐花、做柳笛等等等等,现在是多么地让人向往啊。而要是能带上我的媳妇去感受这些,对于在城市中长大的她,一定会万分激动和欣喜的。

与重庆相比,北方的春天更像春天。这里的一切都是从沉睡——而不是似睡非睡——中醒来,而这苏醒的一切总是那么地清新与充满生机。这种感觉一方面是来自将重庆春天和西安春天相比较而产生的新鲜感,更主要的则是冲出雾霾天气所得到的释放感,这几乎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在这样的时光中,我只有诚心地祈祷雾霾天气不要再来,让我的好心情能多延续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