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做点什么了

早就听说看电视多了容易使人变白痴,到老了以后就发展成老年痴呆症了。所幸的是我并不怎么喜欢看电视,因此也就不必担心。之所以不喜欢看电视,是因为还有另外一个更吸引我的事物——互联网。我想我是上网成瘾的人吧,因为如果有几天不能上网,就会感觉心里空荡荡的,仿佛错过了什么似的。不过我并不喜欢玩网络游戏,也不喜欢聊天,更不喜欢在网上看电影或听音乐。我只是喜欢看一些科技或互联网方面的新闻,尝试一些好玩的程序,或将一些生活中的问题在网上搜索求解。这些东西看起来似乎不至于使人沉迷的,但我就偏偏成了网络的瘾君子。

这种沉迷其实给我造成了严重的后果。首先是导致身体明显比以前变差,比如更容易出现眼睛干涩、手腕酸痛等。其次,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向白痴发展了。因为网络上固然有许多有价值的东西,但如果天天就盯着电脑屏幕,连眨眼的频率都大大减少了,那么毫无疑问地,思考的时间也就变少了。更何况因为和电脑走得近了,就会不自主地疏远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好友——书。我的工作性质必须要求我看很多的书,有扎实的理论基础。我也买了很多的书,都是很好的书,都是我在上学期间所不舍得花钱买的书,但现在都懒得看了,它们都崭新崭新地躺在书柜里。到现在好多书中的繁杂的数学公式,对我来说仍如用阿拉伯语写就的武林秘笈一样不可琢磨。不光是书看得少了,在写作上也变懒了。以前还总是坚持每天都记日记,以整理思想,且保持自己的写作能力。但现在,每天晚上直接上网到困了累了就倒在床上呼呼睡觉,思想荒芜也是必然的事。

不过什么事情重复多了也会烦的,比如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多了也就烦了,就希望做点其它的正儿八经的事。况且我不是一个没有理想的人,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在矿业科技方面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只是这理想实现起来有点太困难,并且周围存在太多的干扰因素,因此我的思想就容易开小差。长此以往的后果当然是即便到了而立之年,或者之后,都仍然将是一事无成。那么,又有什么是实实在在的工作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实话实说吧,现在我们正在进行的许多科研项目实际上是没有多大意义的,或者是根本无法得到预期的效果的。别看国内每年的矿业科技期刊上都有那么多的论文被发表,每年都有那么多的国家科研项目通过验收,并且都声称达到或接近国际先进水平,但真正能实际应用的又有多少?不可否认,矿业科技的进步也是一点点慢慢积累的。只是当这其中被掺进去太多的虚假因素之后,就会使其他踏踏实实的人觉得没有意思了。

又在这里发了一通牢骚。其实仔细想想,当前在矿业科技领域,可做的实实在在的事情还是很多的。比如我国在煤矿安全、煤矿资源和环境保护等领域都存在着很多严重的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当然是我们这些矿业科技工作者的责任和义务,也是我们实现自身价值的很好的途径。况且,按照通常的规律,一个人真的要在科研方面有所建树,一般并不是要等中年以后,而是需要在30岁左右。也就是说,我现在的这个年龄,应该是创造力最强的时候。那么当然要更加勤奋一点,争取能出一点点成果了。写到这里,我又一次下意识地叹息了一声。因为我不得不感叹中国现在完全不合理的科研创新体制,在这种体制中,年轻人的科研创新并没有受到多少的鼓励,甚至他们的创新成果很有可能被别人霸占。不过不管这么多了,因为既然要成长,就必须要先适应这种环境。

尽管在学习的道路上荒废了好多时间,但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是具备创新的能力和条件的,况且已经完成的工作还是让我有点成就感的。只是现在前面的道路会愈来愈艰难了,目标就在远方,但却隔着几重布满荆棘的山峦。而且我也不应该一个人前进,而是应该在一个团队里面,大家一起前进。但我对目前自己所处的团队并不满意,因为我们之间只是一种松散的耦合。我倒是希望能找到一些合作者,我们都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相互间不会有太多的利益争端,都有充沛的精力,然后在一起结成强力的联盟。这样的团队必将是无坚不摧了。

这几天心态还算平和,所以今天能写这么多。并且现在觉得,今后都不应该像以前那样没有目标,而应该收收心,开始耐心地做一些事情了。也不是为了追求权利和金钱,因为我知道自己天生就不是当官的料,况且钱多了也会把我自己腐蚀。我只是想,今后应该做一些充满挑战的和有意义的事情,好让自己的生活也充满挑战和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