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烤红薯的父子

今天准备写此文并不是要向大家讲故事(因为这里并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只是想把我所看到的三个画面描述出来。如果我当时要带着相机,或许就不用浪费这么多的文字了。这里要描写的是我在街上三次见到卖烤红薯的父子的的情景。重庆的街上总是这么多的人,我说不出我为什么对他们父子俩那么印象深刻,或许是有什么触动我的神经了吧!

前两次见到这卖烤红薯的父子都是在国庆假期期间的一个下午。那时重庆还保持在三十七八度的高温,天空的太阳虽然并不十分刺眼,却还是不断地透过薄薄的云气将热量输送到地面上。大概在下午四点钟的样子,沙坪坝陈家湾街道上的行人也并没有因为炎热的天气而变得稀少。我也因为一些事情而随着人流在街上行进,在这样的天气中,全身都觉得汗津津的不自在。这时不经意间看到街边人行道上有人在卖烤红薯,在一个人拉的铁斗架子车后面放着一个大火炉,而在火炉的顶上围着的一圈已经烤好的红薯正散发这香味。对我来说,这香味很诱人,但在这样的天气中,却没有一点的胃口。站在车子旁边卖烤红薯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壮实的汉子,中等身材,皮肤黝黑,头发眉毛胡子都是乌黑浓密。而那双手以及前臂,因为摆弄烤红薯的缘故,已早被染得黑黑的。其实真正吸引我目光的是在那架子车投下的阴影处,一个正躺在地上铺着的编织袋上睡觉的小男孩。那小男孩有三四岁模样,只穿一条短裤,就在这溽热的空气中,在不远处的火炉的烘烤下,在行人脚步荡起的灰尘中,在喧闹的车声人声中,仰面躺在坚硬的地面上,微张着嘴,俨然一副酣睡的模样。而他的全身,大概因为和自己父亲接触的缘故,到处都被染上了一块块的烤红薯的焦黑。很显然那小男孩的父亲以及他那辆车子及烤炉和这城市中的大多数的人和事物是不一致的,但这没有什么,因为我在这城市中见过太多的“棒棒”,他们都和这小男孩的父亲一样,见的多了,会觉得这城市本来就是这样的。但看到那全身沾满焦黑、躺在地上睡觉的小男孩,心中忽然却起了一种说不出的酸涩的感觉。只是我当时依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很快地便走开了。

大约在四十分钟后,我办完事按原路返回,见这时的小男孩已经睡醒起来,并且手里还攥着一个冰淇淋。冰淇淋的上部成火炬的模样,很显然这小男孩并没有舍得直接去咬上一口,而只是不停地用舌头去舔那火炬。那样子似乎在感叹着:“冰淇淋真好吃!冰淇淋真好吃!”接下来让我感觉意义深刻的一幕发生了,那小男孩走到街边的一个柱子旁边,用一只手拨开短裤……哈哈……开始撒尿,而另一只手依然把冰淇淋送到嘴边舔着。我觉得我要是把这幅画面拍下来发到网上就好了,但不是为了搞笑;我必须声明,我描写这个画面也不是为了搞笑!

我第三次见到这对父子还是在几天前的一个中午。天气稍微有点冷,天空还微微飘着细雨。我在外面吃完饭并准备回住处,竟然在路边又看到这对父子在卖烤红薯。见那父亲穿着黑皮夹克,操着手站在那个架子车旁,而那小孩却在车子上,大概是为了方便取暖吧。我这时觉得自己该去买一个烤红薯尝尝,于是就走上前问道:

“多少钱一斤?”

“一块五,保证甜,不甜不要钱!”

我心想怎么和卖西瓜一样,不过还是说:

“呃,这个!不,这个大的!”

我几乎是挑了个最大的,见那父亲很熟练地用杆秤称量,然后算账。这时那在车子上的小男孩竟然向我开口说话,但我没听清楚他说什么,于是问他父亲:

“他说什么啊?”

“他是说:‘大个子吃大山芋,小娃吃小山芋’,哈哈哈!”

我听了,不禁对那个小孩笑笑。而他见我对他笑,竟然对我挤了两下眼睛,那稚嫩的小脸衬着那小嘴周围被烤红薯染上的“黑胡子”,很是让人觉得调皮滑稽。

我付完钱,甚至也对那小男孩挤了两下眼,然后轻松地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