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幸福吗?

“你幸福吗?”十一期间央视的采访节目使这个话题被大家公开热议。我要自觉一点,来仔细思考一下我们是否幸福。这里说的“我们”,首先包括我自己,然后是我的亲人、朋友和同事,甚至是生活在我周围的陌生人。

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幸福标准,更多的钱并不意味着幸福。列夫·托尔斯泰曾经说过,“如果你想要快乐,就快乐起来吧。”所以,当采访中的多数人都说自己幸福的时候,我觉得是值得欣慰的,无论他们实际过得是否幸福,起码他们表达了自己想要幸福,并且正在追求幸福的心意。

如果央视的节目采访到我,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说自己是幸福的,毕竟是对着有着CCTV徽标的麦克风以及摄像头,我是不会乱说的。即便让我自己静心而想,我也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因为无论与过去纵向对比,还是与现在的其他人对比,我都会觉得自己过得不错了。我想即便只论中国的城镇人口,我基本上能算中产阶级了吧。人生,何必一定要追求大富大贵,即便做个普通的老百姓,也照样能体会生活的美好之处。

只是这种幸福感在我的心中并没有牢固扎根,我常常会庆幸自己是幸福的,觉得自己是不幸中的幸运。我自己是从艰难的境况中一步步走过来的;我的父亲一生似乎没有享受什么幸福,而今已不待儿女之养了;我的母亲目前仍在农村,勤俭地生活着,珍惜着自己一点一滴的幸福;而我的兄弟姐妹以及家乡的大部分人,一如中国大部分的农村人,种地、外出打工或做生意。他们的生活水平其实和城里人比有很大的差距,其中多数人仍知足而幸福地生活着,也有很多人因经济问题而导致自己和家庭的各种不幸。

如果单纯从老一辈忆苦思甜,年轻一辈工作稳定、衣食无忧这些方面来说,我们中的多数人无疑是幸福的。然而,虽然多数人都从物质的满足上感受到了幸福,但我们的确还在集体经历着多种不幸。比如,近几年社会上发生了如此多的毒奶粉、毒胶囊、地沟油等事件,煤炭行业发生了这么的多灾害与职业危害事故,我们几乎要对贪污腐败现象习以为常了,有太多的人在正被各种“潜规则”束缚着,弱势群体的上升通道是如此的狭窄,我们生命必须的空气、水、蔬菜和粮食受到太多的污染,甚至我们自己几乎没有渠道来表达我们的不满。面对如此多的问题,如果把大家心中的幸福标准再提高一点点的话,恐怕大多数人已经不会再说自己是幸福的了。

当然,不幸的因素不光有社会的原因,也有很多是我们性格和信念造成的。如在“什么偷了中国人的幸福”这篇文章中,总结了中国人不快乐的10条原因:缺乏信仰、老爱比较、幸福而不自知、不能为美的事物所打动、不知道奉献、不知足、过于焦虑、压力太大、标准太高、不够自我。我对这10条原因是高度赞同的。

刨除以上原因不谈,如果单纯客观地从我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现状来看,导致我们不幸的因素也有很多。首先,中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2012年的基尼系数为0.5,已经远远超过可能引起社会动荡的0.4的警戒线。其次,中国虽然在经济体制改革方面成功了,但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却进展迟缓,这已经引发了诸多的社会问题。再次,我们是一个人口多、底子薄的国家,每个人都拼命想获取更多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其间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一些恶性竞争。最后,相比西方国家,我们在自由和民主方面的确做得不够,我们往往会在有意无意间束缚了他人,也束缚了自己。

由于这些原因,很容易使人产生一种“相对剥夺感”,即便经济增长了,但人们却并没有感觉到更多的幸福,这就是所谓的“伊斯特林悖论”现象吧。因此,单纯发展经济并不一定会提升国民的幸福感,要提升幸福感更多的是需要社会公平,需要民主和法制的进步,需要对劳动者的尊敬,需要美好的生态环境,需要构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当然,也需要我们内心的平和。

呃,这么说来,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还真没有到达幸福的彼岸。那些天天拿着话筒在街头上问话的媒体记者,真不如认真严肃地进行一些调查分析,而不是让别人猝不及防地晃着脑袋回答问题。

不过,话又说回来,“没人真正地关心您是凄惨的, 因此不妨开心些。”(~辛西亚·内尔姆斯 语)